咨询电话:186-9287-6789

新化山歌的概况及其历史传承与发展

作者:小编 2021-11-01 21:10:47 来源:新化房产网

古新化,是古梅山洞蛮的中心地带,特别在宋代以前,长期洞居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的苗瑶洞民,因为居地崇山峻岭,溪洞环列,交通闭塞,很少与外界接触,加之长期和围剿他们的封建统治者抗争,生产和文化都落后,带有深厚的巫文化色彩,所以他们的事业没有文字记载,难以见诸往史。他们记录生产生活和风俗习惯,男女之间表达爱情,敬神驱鬼消邪去灾乃至彼此传递信息和号令的主要手段就是山歌。这些山歌代代相传,不断演变和发展,又因其所处的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条件,以及独特的新化方言,逐渐形成自己鲜明的色彩和浓郁的本土地域风格特色的音乐。


  一、古新化人不分男女老少皆能出口成歌,他们不仅在各种节庆日或各种喜庆场合喜唱山歌,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或是在山间地里劳动时,也都乐于以歌抒怀、以歌代言


  比如出嫁时的《辞娘曲》、插秧时的《姑娘插秧》、革命歌谣《红军从琅璜进来了》等。


  对于新化山歌的样貌,我们可以从歌词形式和音乐形式两个方面来探讨。


  就歌词形式而言,新化山歌以七言多句体(即四句、五句、六句)为典型格式,讲究押韵,音节匀称、句式整齐。押韵方式一般是一、二、四句必押平脚韵者为多,用新化话来说,不同韵就“不平”,“不平”就无法唱。如《筛子关门眼睛多》:


  太阳落山又落坡,

  筲箕淘米用手搓。

  心想留郎吃晚饭,

  筛子关门眼睛多。


  新化山歌的歌词具有两大特点,一是语言通俗凝练,二是具有即兴创作的意味。据有关史料记载,新化从春秋战国时代一直到宋朝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新归王化建县,从来没有对山歌进行过研究,县志和府志也没有记载。因而,只能从老百姓自己唱的山歌里对它来进行研究。山歌一般是口头创作,通俗、口语化是基本的创作特征,它直白朴素而不尚含蓄。而通俗又是群众文化的典型表现,既凝练概括又体现着集体的智慧。


  新化山歌是瑶、苗汉等多民族文化融合的产物,它不受时间、空间、场地的限制,不受文化程度、年龄、性别的约束,是一种老少皆宜、睹物作歌、有感而发的即兴创作,并且歌词通俗易懂、形象生动。新化山歌是梅山民俗文化的组成部分,具有原生态色彩,特色鲜明,蕴藏量异常丰富,有一首歌是这样来形容的:要我唱歌就唱歌,要我驾船就下河。鸭子生毛鸡生蛋,桩桩件件都有歌,唱得日头永不落。


  这首歌说的是从鸭子生毛鸡生蛋这样的小事都有歌,说明歌的内容无所不包。


  新化山歌从腔调上可分为平腔、花腔、弹腔、高腔、波罗、滚板和锣鼓山歌七种,不管是哪种山歌,起音都比较高,并且跳跃性强,往往是一人起头众人和,用雄壮的啊呵声结尾,气势澎湃,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色彩,山歌在演唱上并无统一、严格的规定和要求,在唱法上有盘歌、骂歌、坐歌、坛歌、行歌等,因而在演唱的发音、吐字和行腔等方面形成独特的演唱风格。从新化山歌的演唱特点和歌词表现特点来看,新化山歌多为真声演唱,同时也伴有假声的结合。在演唱中,他们为了感情的抒发,有时一口气唱几十个字,如珠落玉盘,加上新化地区的方言,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土、野、逗、俏”地域语言风格。他们连唱带数,口语化强,因而更能体现其生活化,世俗化的特点。从句式结构上,新化山歌有四句头、五句头、七句头、多句头、多段式五种,每一句有五字、七字、十字长短不等,既有规律又自由放纵,还添加俚俗的语气衬词。


  新化山歌在风格上别具一格,在曲式结构上也纷繁复杂,多种多样。它既有简单的一部曲式、二部曲式、简单三部曲式,还有复二部曲式,回旋曲式和多段变唱(奏)曲式等等。由一个上下句组成或由三、四个乐曲组成一部曲式(一段体)是我国各地民歌结构的主要形式,也是新化山歌的重要结构形式。这种形式不仅在节奏比较规整的小调、地花鼓、灯调中占很大的比重,就是在节奏比较自由的,即兴性很强的山歌、劳动号子等歌曲中也是基本的结构形式。由三声、四声音阶调式慢慢发展成五声、六声甚至七声音阶调式,是一个历史进程。如《十绣》是一首四声徵调式的原始山歌;《双探妹》就是一首比较工整的五声宫调式。


  二、新化山歌按内容分析来看,可分为劳动歌、仪式歌、时政歌、情歌、生活歌、历史传说歌等


  时政歌、历史传说歌等多为长联歌,编创者大多是有点文化的歌手,以手抄本形式流传,如一首痛骂歹毒的封建统治者的《恶人自有恶人收》:


  你是水蛇顺水游,

  我是蛇鹰鼓眼瞅,

  你有毒牙排毒水,

  我有解毒一肚油,

  恶人自有恶人收。


  仪式歌为婚嫁、丧事等风俗歌,如《闹洞房》、《闹四门》;求神问卜等祭神歌,师公歌,决术歌,如《赞冥京》等;情歌专为谈情说爱之需要,新化山歌中的情歌可以说是珍品中的极品,“哪支山歌不搭姐,哪支山歌不陶情”,如《海棠花》等;劳动歌和生活歌是介绍生产知识、劳动过程、及生活方面等内容的歌,如《搬运号子》、《十月怀胎》等。


  从新化山歌所涉及的思想情感来看,总体上可归为三种类型:第一,表现了强烈的爱憎感情和心志。比如“人来了,马来了,红军从琅塘进来了”就是用来传播革命火种,歌颂红军的歌;“路边(溜溜)草开黄(溜溜)花,姣莲(溜溜)爱我我爱(溜溜)她”阐发了青年追求男欢女爱、追求自己的幸福。第二,充满了浓郁的山林风味。新化人居住在山区,他们的生活都与山林树木、花草鸟虫、家禽野兽、日月星辰、风云雨雪,溪流坑鱼相关联,山歌在此背景中创作出来,男女常用花草作比兴,具有苗瑶独特的山林风味,从歌名就可见一斑,如《海棠花》、《十二月望郞》等。第三,用于区别身份、揭示本质。比如男人女人、年老年少、已婚未婚等不同对象,唱的内容都要有所区别,不能超越了身份辈分界限。即便是同为青年,也表现出志趣的差别。如《日头出来晒白岩》中,妹唱“妹唱日出晒白岩,情节出来晒花鞋…把花鞋捡到石板上,我妹一许你花花肚兜,二许你的鞋。”哥唱“十七、十八好妹妹,花鞋帮你捡到石板上。我一来不要你的花花肚兜,二来不要你的鞋,只要到你妹的绣花房内,眉毛相撞肚相挨”。客观真实地描写了梅山青年传递爱情信息的独特方式,少女们既大胆泼辣有委婉风趣,而小伙子们更是全无顾忌、英武蛮横,他们敢于跨过“传统伦理”的栅栏,撕开人性的伪善,追求爱情的本真。


  歌谣从来都是人民心声的自然流露,也是一个民族的口头历史,以及时代生活和风土人情的直接折射。新化山歌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从衣食住行、祭祀婚丧、生产劳动、男欢女爱乃至嬉戏逗闹,无一不在歌声中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新化山歌是苗瑶人民生活的一种真实存在。


  三、历史唯物主义者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社会上层建筑。以此对照分析,可以说新化山歌的形成,是苗瑶族社会经济在上层建筑领域的集中表现。新化山歌从形式到内容,无不反映出瑶民的社会经济状况


  新化县位于湖南省中部,南面以丘陵为主,西北面高山绵亘、沟壑纵横,地势险要,与外交通极为不便。新化县属梅山文化核心地区之一。《宋史-梅山峒蛮传》称梅山地区,“旧不与中国通”,宋称“梅山蛮”,民族成分即今瑶、苗、侗、土家诸族。宋代开梅山后,特别是明、清在“庐陵填湖广”、“湖广填四川”的两次民族大迁徙中,汉族有陆续迁入此地,梅山原居少数民族也改变其属性,成为汉族。由于多民族多元文化在这较封闭地区长期传承、复合、融合、创新、积淀,形成了在中国民俗文化中独放异彩的地域文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