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86 - 9287 - 6789

驰骋梅山缰未断 ----读张超长篇小说《蚩尤大帝》

作者:小编 2022-03-03 21:54:21 来源:新化房产网

 张超继《十麻子传奇》之后,又出版长篇小说《蚩尤大帝》。这部洋洋数十万言的鸿篇巨制,想不到出自一位农民作家之手,纯属用业余时间创作完成,且具一定文学价值、历史价值,达到较高的写作水平。《蚩尤大帝》是一部界乎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适合大众化阅读的入流小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责任编辑之一是梅山本土作家梁中东 0驰骋梅山缰未断

1-220303215916456.png                          

                                      张超与梁中东


  蚩尤大帝是一部反映梅山原始部落如何生存发展,以至拓宽疆土、经纬天下、显赫一方的历史小说,成功塑造了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蚩尤,他是梅山人类始祖,亦是中华三大始祖之一,是一位抵御侵略,让部族繁衍生息的首领,是一位能征善战、自强不息的战神。


  打开这部小说,作者以历史寻踪的格局,处处在梅山文化背景下编织故事,力图完善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蚩尤大帝。围绕这个光辉的人物形象,通俗易懂的语言描绘,平淡自然的基调表达,再现一幅幅新鲜美好的自然图景,一个个惊心动魄的生活场面,跌宕起伏的情节铺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小说粗略地感觉到有以下几个方面明显的特征。


  一、作者善于用对话表现人物性格,刻画人物形象。


  我们从文学艺术的角度而言,“对话”是最能表现人物性格的。人物的语言,它始终离不开人物的思想水平、文化程度、气质类型、职业习惯、性格特点。譬如芒子与雨师、风伯关于婀娜的对话:


  婀娜刚走,雨师便问:“芒子,你对这姑娘印象如何?”


  “挺好的。”芒子答:“美丽,聪明。”


  “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其他想法?”


  “没有啊,我怎么能有其他想法呢?”


  “真气死我了。”雨师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


 风伯笑笑说:“芒子,当人家姑娘送你这身衣裳时,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爱我。”芒子老实地回答。


  “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什么也没回答,她就走了。”


  “那我问你,你喜不喜欢人家?说实话。”


  “我喜欢。”芒子答:“但我不能说爱她。”


  “为什么?”


 “因为春姬已经去了,我不能再爱其他的姑娘,要不,我就对不起她。”


从这段对话看出芒子是个淳朴老实的男人,不只如此,还是个爱情专一、性格内敛、遇事沉稳的男人。该文本中对话较多,成为叙述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对话中也常隐含着一种未曾显现乃至于难以察觉的叙述,这就是小说语言区别其他文体的语言优势,在叙事质感中起到了铺陈故事与延展情节的作用,持有一种引人阅读的感性魅力。


  二、笔法粗细得当,叙事可感性强。


 语言作为事物、情境的一种载体,从介质上看是单纯的,从语言的功用上看,是比较灵活而又多变的。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那么一部成功的作品,最起码语言要达到艺术化的程度。艺术是一种手段,使语言产生良好效果的手段,也是作品产生价值的手段。《蚩尤大帝》这个小说文本,在三大描写中,汲取了传统通俗小说的某些经验与套路,也融入了现代小说的一些叙述范畴和宏观把握。例如小说中的环境描写,以白描手法,语言简练,利索,不拖泥带水;人物描写几乎没有直接落笔,而是通过人物的行为活动透露出来。我们明白,往往超长的细致的景物或人物描写,有碍叙事的连贯性,使读者对主体情节的跟从注意力容易分散,影响阅读效果。而作者精于扬长避短,却把情节描写不惜着墨,笔触细腻,用质朴平易的语言加以描述。除对话保持带有历史性口语外,皆具现代话,融入了现代人的思想感情与现代社会的某些元素,执着一种大众文化理念,集地域氏族性、民间故事性、历史知识性于一体。从而,在叙事的可感性、情节的立体性中,弘扬了梅山文化,彰显了梅山精神,亦是梅山文化继承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本,有很强的可读性。


  三、想象丰富,演绎的故事在客观环境中深化主题。


 小说中的许多地名,都是客观存在的,作者善于用丰富的想象,编织故事,把地名的由来揉搓其中,并与书中人物恰到好处地衔接起来。尤其把部落名称“蚩尤”这样解释:“蚩”是山中一条虫,“尤”为特异的、突出的。连接起来就是山中一条大虫,即蛇。“蚩”字典上没有这么解释,但象形文字可以这么想象。如此一来,小说中的故事更加变得真实可信了。像这样地名与文中人物吻合得天衣无缝,抑或解释得无话可说,难能可贵。即使有民间传说,或相关史料,也不至于这么完整。何况那时属于原始部族,还没有创造文字,无法记载,流传至久,难免有所演化。算有相关史料,也是后来补上的。要了解它,是一项浩繁的工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搜集,有时只有靠想象去补充。如第一章选址中,情节的铺排,先将五步蛇斩成两段后,出现了水桶大的蟒蛇,挡住去路,其原因是部族不该伤害生灵。于是,视蟒蛇为山神,引发灵感,将“金氏部落”改为“蚩尤部落”。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想象中的转弯,能给读者带来阅读兴趣,同时也使章节内容趋于丰满,深化主题。正如蒲松龄先生说做人要直,为文要曲的道理。


 梅山地域之广之久已成一种文化,这种文化的精髓就是梅山精神。梅山人祖先在这片土地上开拓进取、艰苦奋斗、自强不息,为后人传颂。因此,这部小说从本土文化的层面上说,就是一部梅山人开元帝业史,族人发展史,地域文化史。


 基于上所论,张超的这部长篇小说《蚩尤大帝》,无疑是一部好书。从创作上体现了他多年来的生活积累,创作经验;从内容的充实到思想的深度已跃居较高的水平。加之厚重的梅山文化底蕴,和广袤的湘中地域风情背景,在小说中表现得尽致淋漓。编织的故事张弛有度,相当惹人。刻画的人物,形象与个性典型鲜明,既善渡慈航,又勇猛强悍,读后无不生出一种敬畏。《蚩尤大帝》这部小说,对弘扬梅山精神,继承和发展梅山文化,进一步挖掘研究梅山文化,有其良好的参阅价值,亦有其不可忽视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这就是这个小说文本的社会效益。


  至此,我想起写《蚩尤大帝》的作者张超,数十年不畏任何困难,四处奔走,搜集梅山文化资料,一直坚持以梅山文化为土壤的文学创作,写出了一部又一部长篇小说,不懈的努力与勤奋,我无不为之惊叹!他就像一匹骏马,在梅山文化的广厡上,缰绳未断,驰骋不息。我希望他继续下去,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不遗余力,将梅山精神发扬光大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