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86-9287-6789

新化老师被举报!政府回应:老师没错!

作者:小编 2020-11-28 09:10:29 来源:红网

红网11月3日“为人民服务”发帖:

新化县石冲口镇尧岭寨村一农户为了恢复原路通行遭受欺压

 

 悲愤!新化县石冲口镇尧岭寨村一农户为了恢复原路通行遭受新化九中老师曾国魁长期欺压何日是尽头

我叫曾新文,女,汉族,出生1970年7月5日,住址,新化县石冲口镇尧岭寨村十七组村民。(丈夫,刘家康,住址同上)。
我们于1975年修建了120㎡的房子,有政府发给我的房产证。房子的背后是一条人行不足二米宽的毛坯小路,通往半山村,川安岭,牛寨村等村庄众人出行的唯一人行道。一条分路口通往我家住宅基地和自留地土。
八零年国家开始扩建这条小路改为乡村公路。八九年我为发展经济把原来通往我家1.5米宽修建为3.5米宽。基此,1990年购买一辆手扶拖拉机方便村民生活生产运输。
2002年在原宅基地的自留地土修建了现在住的房子,面积140平方米,按城乡居民建设用地许可证上规划是东抵:紧抵人行道。南抵:紧抵原屋。西抵:高坎貮米。北抵:紧抵人行道。
房屋落成后,屋场的空地紧邻乡村公路长24米,宽14米。
2005年我就开办了一个煤球加工厂,购买了一台小六轮承载煤球厂的运输任务。由于我们年龄和身体问题,加工厂停办。
邻居吴尔英为了出行方便,于2007年11月9月与曾小阳(曾国魁的父亲)签订了一份土地兑换协议书。
邻居吴尔英又想要从我的自留地土和屋前修建一条公路到她家以便运输和出行。
基于此事,双方当事人秉着依法以理,互谅,互让的原则经村支两委和上级有关领导的调处,亲友的协商,2018年3月7日,达成了《关于吴尔英与曾新文修路彻保坎调处协议书》。
同年当我们开工动土时,把我原有3.5米宽运输煤球的公路,曾小阳毁约挖毁了我原有的公路。
然2020年6月7日,上午11点时分,曾国魁(曾小阳儿子)不问原由和妻子晏红带领他的家族势力团伙共11人把我家种植的庄稼全都拨掉摧毁。且毁坏我家入户通道,气势汹汹,扬言要打死我们全家人。家中小孩被吓得号陶大哭,我一个妇道人,百般无奈,只能求靠地方政府领导。
可是联系村长梁新陆七次电话未接。联系支书杨昌松。他说找驻村干部谭卫军,联系副支书曾国富,也一样口气找驻村干部。
后我直接到谭卫军家里,他不在,我只能回家等待村领导的调解,可耐心的等就不见村领导的人影,真是事难办。
他们就把我踢皮球一样没有着落。下午四点钟,我儿刘学去找曾国魁调解。但刚到对方屋旁,他们的家族势力十来个人直接拿棍子打刘学。刘学见势不好,只好逃命。
我们又多次求助于村领导都是一种事不关已,随波逐流。而以曾国魁为首的家族势力己肆意妄为,称霸一方。
然,2020年10月19日我儿刘学干喜事迎接亲朋好友庆祝远道来的客人,可到10点30分曾国魁叫一辆湘K68328的货车装了4吨左右的碎玻璃在我们全家必走的一条人行路一路顶下来拖有10米远。
我家为顾全大局忍气吞声,筵席举办只好另选其亲戚家。
一个为人师表在新化九中教书十几年的曾国魁保护伞已根深蒂固干出如此恶劣的行为,众人见了议论纷纷。思想品德败坏到了极点,怎么能教育出好学生来,有话说:看人品,什么树结什么果,在地方家族充当地霸头目,与邻里相仇何时休。
据此,我们邻里切切盼望领导走访、核对抽丝剥茧,将这伙家族势力的幕后黑手曾国魁清除教育系统,移送司法机关,还邻里一片安宁,还教育一片阳光!
此致
举报人:曾新文
2020年11月2日
石冲口人民政府11月5日回复
网友“为人民服务”:
您好!
您在红网《百姓呼声》反映的“新化县石冲口镇尧岭寨村一农户为了恢复原路通行遭受欺压”一贴已收悉,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
经调查,曾新文与曾国魁系邻居,曾新文所述屋档空地属曾国魁所有,两家一直关系不和,且并不存在土地兑换。曾国魁在自留地堆放玻璃,无过错
感谢您对我镇工作的关心与支持!如您仍有疑问,可与我镇联系,联系电话0738-3100003。
石冲口镇人民政府

2020年11月5日


分享到: